质量第一,信誉至上

咨询热线:0372-5563555

得月楼里拉糕卖得火 舌尖2捧红了苏州糕点传人

因为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,阿苗红了,甚至有人专门来到店里,要点一份“阿苗拉糕”。

这突如其来的成就,让这位来自江苏沭阳的姑娘有些不知所措——在记者等她做一份“刺猬包”时,这位技艺娴熟的白案厨师,竟然把刺猬给剪残了。

中国的文化和手艺历来讲究传承,这总能让人联想到“口耳相传”“独门秘笈”“门户之见”等被武侠小说具象化了的词语。在苏式糕点这一领域,这些词语同样存在。

但阿苗却是“苏北人”,她来自沭阳。在古老且狭隘的目光里,苏式糕点的传人中,似乎不应该有这样一个女弟子。不过,随着时代的发展,类似这样的坚冰正在被打破。  

剑影

一个刺猬包上的99刀

得月楼位于苏州观前街,昨天中午,大堂里人满为患,几乎所有的食客手里,都有一份地道的苏式糕点。

“看了《舌尖2》,特别嘴馋,就拉着朋友一起来了。”一名20岁出头的苏州姑娘一口气点了枣泥拉糕、苏式小方糕、烧麦这三道点心,不光拍照上传 至微博,还特意向朋友介绍这是“阿苗拉糕”。不仅如此,店里还不断有人来询问是否能打包苏式糕点,得知只能堂食后,纷纷露出了可惜的神情,服务员感慨, “苏式糕点红了,阿苗也红了。”

差不多同一时间,阿苗正在饭店二楼的厨房里忙活。她听不到楼下客人此起彼伏的点单声,只是在静静地跟一个刺猬包较劲。

师父吕杰民在旁指点着,不时对徒弟提出自己的意见,有位师兄见到阿苗剪的刺猬包,夸她“能赶上师父了”。

阿苗见到现代快报记者来,并没有放下手头的剪刀,不过,她还做不到“心如止水”,一不小心,手中的刺猬包被她“剪残”了。阿苗有些紧张,见师父没有怪罪,才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退出了厨房。

记者眼前的阿苗要比电视上的更清秀,生活中的她话不多,挺文静,但笑起来特别甜。“苏式糕点有30多道,我基本上都学会了。”阿苗告诉记者,平 时做烧麦、枣泥拉糕比较多,不过,《舌尖2》播出后,指名要吃刺猬包的客人最多。“一个比乒乓球还小的刺猬包,背上要剪满99刀。”阿苗说,她一般能剪到 100刀以上,3分钟就能做好。不过,因为自己道行还浅,“剪残”的情况还是有的。

入门

开始,只是想找一份糊口的工作

《舌尖2》的《心传》中,天刚亮,阿苗一醒来,就忙着洗漱出门,乘公交去饭店上班。一到厨房,略显稚嫩的阿苗将马尾辫收进厨师帽中,便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。

从早到晚,阿苗忙个不停,饭店关门后,只要有剩余食材,她还会留下来练习手法。夜深了,她才独自一人乘公交回家。

一个20岁出头的姑娘,为何会选择这么一个辛苦的行当?阿苗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起初,她只是想谋一份工作,帮家里分担一下。原来,读小学四年级 的时候,阿苗就跟着爸妈来到了苏州,爸爸承包了一辆货车,平日忙着送货赚钱,妈妈则负责一家人的起居生活。阿苗是家中长女,下面有个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和一 个比她小4岁的弟弟,家中负担不轻,至今仍租房居住。

“我就想早点工作,好让爸妈不用再为我花钱,也想让弟弟能读上大学。”阿苗笑着说,2010年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她在家中看电视,当时正好在 播动画片《中华小当家》,里面多种多样的美食可把她给馋坏了,一激动,她就萌生了当厨师的想法。“妈妈没有反对,只要求我‘自己选的路自己走’。”阿苗 说,苏州电子信息高级技工学校离她家很近,她就报名了,成了学校首届烹饪专业的学生。